业务邮箱
IV3fG95x@googlemail.com
首页 » 靓发> 正文

蜀道难行

发布时间:2020-03-23 14:13:24

一?蜀道难噫吁嚱,危乎高哉!蜀道之难,难于上青天!蚕丛及鱼凫,开国何茫然!尔来四万八千岁,不与秦塞通人烟。西当太白有鸟道,可以横绝峨眉巅。地崩山摧壮士死,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。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,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。黄鹤之飞尚不得过,猿猱欲度愁攀援。青泥何盘盘,百步九折萦岩峦。扪参历井仰胁息,以手抚膺坐长叹。问君西游何时还?畏途巉岩不可攀。但见悲鸟号古木,雄飞雌从绕林间。又闻子规啼夜月,愁空山。蜀道之难,难于上青天,使人听此凋朱颜!连峰去天不盈尺,枯松倒挂倚绝壁。飞湍瀑流争喧豗,砯崖转石万壑雷。其险也如此,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!剑阁峥嵘而崔嵬,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。所守或匪亲,化为狼与豺。朝避猛虎,夕避长蛇;磨牙吮血,杀人如麻。锦城虽云乐,不如早还家。蜀道之难,难于上青天,侧身西望长咨嗟!蜀北南安郡普安镇,两丈来宽的青石板路两旁,吊楼林立,望帘招招,行人骡马如织。弯弯曲曲地青石路尽头,白玉牌楼下,一白面鼠须头戴方巾儒士端坐桌前,桌面文房四宝齐备,桌旁白布幡旗上书“乐天知命故不忧”,乃一算命先生是也。此时,儒生正手捧一部“唐诗选辑”,旁若无人,大声朗诵李太白的“蜀道难”。青石路另一边,一驼枣栗色健骡“哒、哒”地踱步而来,牵骡的是一位头戴竹笠,身穿灰白短衣之人,帽檐压的极低,看不清面容,身后斜负一条长长细细的包裹,包袱皮是蓝色的粗麻布料。听闻儒生念到“但见悲鸟号古木,雄飞雌从绕林间”时,那牵骡之人稍稍抬了抬头,把眼光从牌楼外那一队车马上移开,去看那算命儒生,望不过几眼,便又压下帽檐垂下了头,口中似乎轻叹了一声。此时,一骑快马疾驰而来,从牵骡人身旁一闪而过,扬起衣袂,露出里面黑色紧身衣靠。牵骡人皱了皱眉头,脚步急促了几分,似要赶路,却又没有上骡骑行。出了镇,一路弯弯曲曲的官道直通剑阁。已没有了青石条铺路,车内颠簸的实在厉害,苏悠唤来掌事的钟伯,吩咐牵来一匹青驴。驴背上盖上了毛毡,钟伯扶着一身大红衣冠的苏悠下了车,看着她颤巍巍踩着脚凳坐上了驴背,正要说话,却被苏悠从霞衣里伸出的手阻止了。钟伯转身走开,口中嘟噜着:“这一去千里之遥,凤冠霞帔,如此招摇,这不是径招强盗了嘛!”苏悠没有反驳,低垂的红沙布挡住了她的颜面,没有人知道千里完婚,她究竟是悲还是喜。剑门雄关,守卫军士拦住了踽踽独行的牵骡人。“木无生?”路引上写着此人的名讳,他轻轻点了点头。“为何事出关?”军士又问。“送一位故人。”牵骡人轻声的回答道,眼光望向的却是关门外不远,一行车马中那鲜红的身影。两名军士顺着牵骡人的眼光,回过头去看那凤冠霞帔的女子,然后相视而笑:“看不出来,你还是一个情种,人家都嫁人了,要去夫家了,你还要眼巴巴的跟着去么?”其中一人说道。牵骡人没有答话,军卒的戏谑似乎未曾入了他的耳朵。呆滞的模样终于使两名军卒失去了继续盘查的兴致,招招手就让他过去了,就连他身后背负的长长包裹都没有查看。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,犒劳一下,希望后续更加精彩! 确认打赏



百度搜索